酒客病是什么样的病?酒客病为什么不能用桂枝汤?清代有喻昌的《尚论张仲景伤寒论》,张璐的《伤寒缵论》、《伤寒绪论》,吴谦的《订正伤寒论注》,张志聪的《伤寒论宗印》、《伤寒论集注》,汪琥的《张仲景伤寒论辨证广注》,钱湟的《重编张仲景伤寒证治发明溯源集》,柯琴的《伤寒来苏集》,程郊倩的《伤寒论后条辨直解》,黄坤载的《伤寒悬解》,徐大椿的《伤寒类方》,尤怡的《伤寒贯珠集》,陈念祖的《伤寒论浅注》。
大青龙汤即麻黄汤与越婢汤的合方,也可以认为是麻黄汤加入生姜、大枣和生石膏而成。石膏配伍麻黄,不似芩、连能明显影响麻黄的走表、解表作用,故《伤寒论》中,表里双解的多用石膏来配伍麻黄,如大青龙汤等。大青龙汤中,麻黄汤解表,取其辛,石膏清热,取其寒凉,麻黄、桂枝、生姜辛温解表配合生石膏辛寒清热,其中辛寒清热佐制了辛温之性,使解表而不助热,清热而不碍表,合之则为辛凉解表法,达到表里双解的目的。
’’(16条)又如五苓与抵当两证,病位同在下焦少腹,后世均列为太阳腑证:但前者属蓄水证,病表邪人腑膀胱水蓄,阳气不得宣化。又如少阳病右五主证七或然证,其或然证亦当属于兼证范畴,故小柴胡汤多加减法。水血痰食气郁等病,为杂病中常见之证。救表,宜桂枝汤。”(91条)“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163条)以上两者同为表病误下而表证不解,下利不止。
又同书第21条和22条:“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若微恶寒者,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主之。”这是太阳病之误下证,促为阳脉,胸满是气上冲,这里的气上冲为表未罢,仍从太阳为治,用桂枝汤法(同书第15条也说: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须知少阴病之作,血气已虚,病虽在表,亦宜微汗(麻黄附子甘草汤、麻黄附子细辛汤中的麻黄用量均不过古制二两);
伤寒论》第208条云:“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手足澉然汗出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气汤主之。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者,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从上述条文可见,在仲景看来,即使是典型的阳明病,腹满而喘,但因为表有微邪而恶寒者,尚且不可攻下,何况本条太阳病表证未解之太阳阳明合病之“喘而胸满”!
第六节、太阳病类似证一、悬饮证:原文152、太阳中风,下利呕逆,表解者,乃可攻之,其人絷絷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痞硬满,引胁下痛,干呕短气,汗出不恶寒者,此表解里未和也,十枣汤主之。提要:论悬饮证的证治。但若为水饮内停之悬饮证也可出现类似表里同病的情况,其在外絷絷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其在内心下痞硬满,牵引胁下作痛,干呕短气,但汗出不伴恶寒,说明此证不是表证,而是水饮内停之证,当用十枣汤治疗。
张仲景用方解析:桂枝汤类方张仲景用方解析:桂枝汤类方 (2012-08-16 21:32:21)解析:太阳病呈现桂枝汤证,给服桂枝汤治疗则病当解而不烦,今初服药后反烦不解者,并非药有所误,是邪盛气郁药力受阻的关系,遇这种情况,可先针刺风池、风府各穴,而后再给服桂枝汤便可治愈。按:在《伤寒论》中,称桂枝汤解肌,麻黄汤发表,为示二者的区别,论中常称桂枝汤证为外证,麻黄汤证为表证,须注意。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学生问:表里同病时,是先救表还是先救里?老师答:表证本该用发汗解表,医生误用了攻下之法,接着出现下利不止的情况,便下未消化的谷物,提示里阳受损,虽然有身疼痛的表证未解(表里同病,常规应先解表在治里,防止表邪入里),但此时里证重于表证,若发汗解表,则里阳更伤,有亡阳之势,所以应以温补里阳为主,治疗主方选择四逆汤。问急当救里救表者,乃病在表,而医反下之,诛伐无过,致伤脾胃之气,所以下利清谷不止。
(宋91)伤寒,或者是太阳伤寒,或者是少阴伤寒,医生看到有了里实证,没有遵循治疗法则,不去先解表,而给用了攻下法。须表里实,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这里条文省略了一些症状,所以我们读者应该要知道阳明的表证也有脉浮,浮大,洪大的区别.所以说,它这里是指太阳表证应当用汗当,汗出就会好. 如果用了攻下法呢.出现身重,心悸者,不能发汗了. 因为攻下后,引起里虚的话,津液不足以奉养上焦和全身,会出现身重、心悸。
《伤寒论》太阳病辨误救误探析  摘要:结合《伤寒论》中有关误诊误治的具体条文,从辨证失误、治法失误、体质因素等方面分析了太阳病篇中误治变证的产生原因、变局转归,总结出《伤寒论》中以脉测证、以症求证、以治定证、溯史断证、无中辨证等救误辨证方法。汗法虽为太阳病之证治法,但若汗不如法,亦可误治致变。医者不察其虚,误以为太阳中风证而以桂枝汤发汗解表,而犯了虚虚之戒,必导致阴阳更虚,变证多端。
太阳病篇小结①.太阳病啊脉是浮的,同时呢有头项强痛而怕冷这一系列的证侯,就叫做太阳病,所以有给注解说是太阳病的提纲。所以温病现在叫做“病”,同太阳病是同等对待的(编者按:不能把温病与太阳病均属六经之列,地位同等)。温病形似太阳病,而不是太阳病,所以叫温病,与太阳病是不同对待的(编者按:不能地温病认为吧太阳病的范畴)。说病有并病。说太阳阳明合病,太阳少阳合病,太阳少阳阳明合病就是三阳合病就是。
《伤寒论》第42条曰:“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意指病患还有太阳外证未解,应该先解表,由于脉浮弱,考虑为中风表虚证,所以治宜桂枝汤。《伤寒论》第124 条也是里证较重、较急而先救里的描述:“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反不结胸,其人发狂者,以热在下焦,少腹当硬满,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抵当汤主之。”论及太阳病误下,往往会引起水热互结的结胸证,此时却没结在上焦而成结胸证。
谈《伤寒论》辨表里治法及先后缓急 作者:余泽运。表里治法的先后缓急可分为:先表后里、先里后表、表里同治三种情况:1、表里同病,里不急者,应先解表(常法):106条桃核承气汤证“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2、表里同病,里急者,先治里:128条抵当汤证,表里同病,蓄血证急,先攻里。3、表里同治:(1)表里同病,偏重治表:如大青龙汤,葛根汤证条。(3)表里同治:如小青龙汤、柴胡桂枝汤证等。
【学伤寒】背诵条文第91条。“中医世家网”邀请“姚院长”先生为所有希望学习《伤寒论》的读者详解伤寒论条文,每天一条。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由于这病人已经是严重腹泻之后抢救回来的,阳气也伤阴液也伤,解表也不适合用麻黄汤这些大发汗的方法,这时适合用桂枝汤。163条: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方剂)先用四逆汤,后用桂枝汤。
太阳太阴合病,为表里双解,用桂枝人参汤证,桂枝甘草汤+理中汤组成。曹丽君老师:桂枝用量,桂枝人参汤中的桂枝量四两,但按仲景的用药习惯,用四两桂枝之方中,没有一方属于解表,如桂枝甘草汤、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甘草附子、桂枝附子汤等,而一般解表剂的桂枝用量是三量,如桂枝汤、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加厚朴杏子汤等。佳明老师补充:太阳太阴合病,为表里双解,用桂枝人参汤证,桂枝甘草汤+理中汤组成。
猫猫:张仲景称太阳表虚证为外证(桂枝汤证),称太阳表实证为表证(麻黄汤证)。患者是桂枝汤证,喝了桂枝汤没好。太阳病,当用汗法,但先发汗而不解,可能汗法不当,比如应该用麻黄汤而用了桂枝汤,或者是兼有它经的病,比如太阳阳明合病,用了汗法而不解,就根据阳明症状用了下法,有表里同病的话,也应该先解表或者是表里双解,下之后,脉仍浮,说明表证未解,故当解表,但下之后,正气已伤,不宜用麻黄汤,应当用桂枝汤。
名医欧阳锜谈《伤寒》《金匮》表里同病辨证处理方法。2.“夫病痼疾加以卒病,当先治其卒病,后乃治其痼疾也。”《金匮·肺痈篇》就提到肺痈胸满,咳喘气逆,兼有“鼻塞清涕出,不闻香臭”,当先用小青龙汤。”“虚劳篇”对虚劳兼有风气外感,在补益的薯蓣丸中亦不忘配伍桂枝、桔梗、柴胡等疏散之品,都说明痼疾非旦夕可以收效,卒病势急,不及时解散,久则多变,故亦当以解表为首务或采取表里兼治之法。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与麻黄附子甘草汤证 [一.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与麻黄附子甘草汤证。以仲景麻黄附子细辛汤,温经解表,扶正祛邪:黑附片30g 麻黄10g(先煮数沸,去沫) 北细辛6g 桂尖13g。所谓“无里证”,是特有所指,即指无呕利、厥逆等里证,并非无阳虚脉沉之里证,换言之,即里虚不甚,未至下利厥逆的程度,这正说明了本证与麻黄附子细辛汤证的里虚不甚而兼外感的证候特点。拟用麻黄附子甘草汤:麻黄12克,附子12克,甘草6克。
太阳变证 表证兼里实、表证兼里虚、表里同病的治则(实人伤寒发其汗,虚人伤寒建其中)(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差,身体疼痛,当救其里。四逆汤方)
事实上,《伤寒论》在第58条前已经把整个表证的证治完整地进行了讨论,剩下的太阳病篇条文,大部分都没有兼表证(58条后除五苓散外,还有可能是表里同治的方剂是桂枝人参汤和桂枝新加汤,但据笔者考证,此两方亦非表里同治。五苓散之有汗,不一定是表证汗出,也可以是水停于里,阳气郁滞,正气抗邪,阳气蒸腾而汗出,就如五苓散方后注云“汗出愈”的道理,也如《伤寒论》152条的十枣汤证,表已解,水邪外攻,可出现漐漐汗出。
3.2表里同病,随其病势而治疗,病势在表先发汗,病势在里宜靖解或攻下治疗病势即疾病发展的趋势,在太阳与少阳合病、并病及太阳与阳明合并病,少阳、阳明合并病中经常出现既有表证又有里证的情况,这就需要审察症状之孰轻孰重,病势偏表还是偏里而斟酌治疗。如太阳病屡用攻下表证虽在而里气已虚出现虚寒性下利证候,表证里证并见的法当内外兼医,视其表里正邪之轻重以桂枝通经而行阳于外而解表,以理中汤助阳于内以止利;
旋覆代赭石汤和桂枝人参汤,桂枝人参汤和大黄黄连泻心汤,是有层次的。这个太阳伤寒,“大下”是非法的治疗了,应该先发汗,大下当然不好,他一看不好,他又“复发汗”,更错,既大下表不解,依法应用桂枝汤,不能用麻黄汤,他这个复发汗就是指麻黄汤,那大汗出,病并不解呀,他的表还不能解呢,所以一方面由于他这个大泻下使致表邪内陷而为心下痞,一方面由于发汗又错,所以仍然恶寒而表不解,要吃桂枝汤他就对了。
桂枝汤验案桂枝汤验案(2012-06-24 22:55:48)同时对于桂枝汤,要重视其中的生姜,生姜助桂枝解表发汗而不伤津液,且能振奋胃气而避药物之滋。《伤寒论》对于表里同病,如太阳太阴合病,外邪里饮证的五苓散、小青龙汤,太阳阳明合病的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大青龙汤,太阳少阳合病的柴胡桂枝汤,太阳太阴合病的桂枝人参汤都是表里同病,都用表里同解的方法,大匠示人以规矩,从中可以知道对于表里同病的要表里双解。
桂枝人参汤。中桂枝辛温以解太阳之表,后下是保全其辛香之气;祛寒之剂》) 2.王子接:“理中加人参,桂枝去芍药,不曰理中,而曰桂枝人参者,言桂枝与理中,表里分头建功也。其治外协热而里虚寒,则所重仍在理中,故先煮四味,而后内桂枝,非但人参不佐桂枝实表,并不与桂枝相杵,宜乎直书人参而不讳也。”(《绛雪园古方选注》卷上) 3.黄元御:“桂枝人参汤,桂枝通经而解表热,参、术、姜、甘温补中气,以转升降之机也。
伤寒论中开篇就是太阳篇,太阳主一身之表,表证分表实和表虚,体质强壮的人有表证容易表现为表实证,这种体质的人有表证时症状比较严重,反应强烈,容易发高热,恶寒,浑身疼,但病容易痊愈,不容易留下后遗症,这类体质的人皮肤粗糙干燥不容易出汗,体形偏胖偏壮实;这类表证风气常携带的患者无论当时医院诊断是什么病,只要是诊断有表证,辩证准确透邪解表,病情很快就会得到缓解。
《伤寒论》表里先后缓急原则及临床应用浅谈。临床上表里同病较为多见,张仲景《伤寒论》中提出了表里先后缓急的治疗原则。大小青龙汤均为表里同病,但又有区别,小青龙汤如上所述,为表里均衡,而大青龙汤,则侧重治表。第163条“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此条为中阳不振,脾虚寒湿之下利,同时兼表寒未解,以桂枝人参汤温里为主,兼以解表,表里双解。
从《伤寒论》中深度剖析麻黄细辛附子汤到底该如何应用?对于麻黄附子细辛汤而言,其本为治疗太少两感证,但麻黄附子细辛汤的主要作用是温经通阳、散寒通痹,临床应用并不局限于太少两感证,不必拘泥于有无发热恶寒之表证,举凡风寒身痛、暴哑咽痛、冷风头痛、风寒齿痛等诸多病证,使用本方均可收卓效。张仲景早有明训,《金匮要略》中的桂枝去芍药加麻黄细辛附子汤即为典型例证,本方即为麻黄附子细辛汤与桂枝汤的化裁组合。
《伤寒论》表里同病证治探微。如《伤寒来苏集·伤寒论翼》:“合则一时并见,并则以次相乘。”合病与并病大多为太阳病与他经病同时存在,属表里同病范畴。3.1.2医案举例:“有豪子病伤寒,脉浮而长,喘而胸满,身热头痛,腰脊强,鼻干,不得眠,予曰,太阳阳明合病证。仲景法中有三证,下利者葛根汤,不下利呕逆者加半夏,喘而胸满者,麻黄汤也,治以麻黄汤,得汗而解。”(《伤寒九十论·太阳阳明合病证》)
《伤寒论》脾胃病辨证探析。在《伤寒论》中,张仲景介绍了单纯的外感病的辨证论治,如太阳中风表虚证、伤寒表实证及其兼证,表郁轻证,又借助兼证、合病、并病的途径,介绍了伤寒外感病不仅表现为太阳病的证候而且与原有的内伤脾胃病证有密切关系。外感病的病人如果原有脾胃病变,则脾胃病证与外感病证相互影响,不仅影响外感病的发生、传变和治疗,而且影响外感病的预后。通过原文阐述了仲景伤寒外感病与原发基础脾胃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