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运用虫类药治疗痹证具有悠久的历史,不仅大大提高了痹证的临床疗效,还降低了顽痹的致残率,但在虫类药的运用中,除应注意各药的。笔者主要从虫类药与虫类药、虫类药与。非虫类药两大方面来阐述虫类药治疗痹证的配伍特点,以期对临床有一定指导作用。3.1虫类药与虫类药配伍对痹证日久、痰瘀痹阻之顽痹。3.2虫类药与非虫类药配伍虫类药多走而不守,药效难。以持久,或停药后易反复,以虫类药配伍非虫类药可起到协。
摘要:文章论述了虫类药的应用起源,回顾了从古至今对虫类药治疗痹病的认识、近代临床应用和现代药理研究。各种虫类药的药效作用特点,从而提高痹病治疗的临床疗效。朱良春教授采用虫类药与草木药相伍创制的“益。比较虫类药蜈蚣、地龙、地鳖虫水提物的镇痛作用,研。用于治疗痹病的虫类药主要有全蝎、蜈蚣、地龙、有针对性的选择虫类药,同时配伍植物药,常可达到事。等,也可将虫类药和植物药合理配伍,如乌梢蛇配姜。
虫类药治疗风湿病探析。故而他取“虫蚁迅速飞走之灵”的特征,借其“俾飞者生升,走者降,血无凝著,气可宣通,搜剔络遂之瘀类”的特点治疗痹证,在其治痹的医案中常用全蝎、蜈蚣、地龙、露蜂房、水蛭、蚕砂、蟅虫、蜣螂虫、穿山甲等虫类药,倡导用活血化瘀及虫类药同用以搜剔宣通经络,为治疗久痹、顽痹奠定了基础,同时亦成后世临床应用虫类药的指导原则。2.4 应用虫类药治疗风湿病往往与其他藤类草药配伍。
国医大师朱良春运用虫类药经验分享。虫类药的功用主治,因其配伍不同而所异,朱良春研究运用虫类药数十载,概括总结了虫类药10个方面的功用。朱良春的“益肾蠲痹丸”(组成主要有熟地黄、仙灵脾、肉苁蓉、鹿衔草、当归、鸡血藤、露蜂房、全蝎、僵蚕、乌鞘蛇、地龙、土鳖虫、炮山甲等)中集中使用露蜂房、全蝎、僵蚕、乌鞘蛇、地龙、土鳖虫等血肉有情之虫类药。虫类药应用经验。朱良春认为使用虫类药有以下三点需要注意。
论“虫类搜剔” 【摘要】 虫类药具深搜细剔之性,可搜剔风邪、熄风止痉、通络止痛、祛淤散结消癥、搜剔沉疴痼疾,在辨证用药基础上,配伍虫类药物,广泛用于风证、痹证、癌肿等。对于热极生风、肝阳化风、阴虚生风、血虚生风等内风病证,分别在清热泻火、平肝潜阳、化痰活血通络、补肝肾益阴血的基础上,配伍全蝎、蜈蚣、僵蚕、蝉蜕等熄风止痉之品,用于高热惊厥、小儿急惊风、中风偏瘫等病证,协同增效。
宋林萱名老中医在治疗类风湿关节炎中虫类药的应用体宋林萱名老中医在治疗类风湿关节炎中虫类药的应用体会佟鑫06-06 阅读量 11418类风湿性关节炎是一种致残率较高的骨科疾病,有研究指出其致残率可高达50%,因此,临床上对于 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治疗给予了足够的重视。简而言之,在运用虫类药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过 程中,首先要对患者的证候类型进行准确的辨别,只有在这一基础上, 选择合理的虫类药实施治疗,方可获得显著疗效。
【道 | 术】国医大师——段亚亭运用虫类药经验。治疗时加以应用虫类药。段老认为蜈蚣之妙效在于杀胚、散结聚、去恶血为一体,常配伍水蛭、土鳖虫治疗宫外孕保守治疗有较好疗效。虫类药具有活血化瘀止痛的功效,活血化瘀即可改善循环,常能起到治疗癌症肿痛的作用。虫类药在古代即为软坚散结、活血通络之重剂。段老在临床上据证候灵活选择及配伍虫类药:虫类药大多有毒,能破气耗血伤阴,并且富含异种蛋白不宜久服,中病即止。
如《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的逐风汤,方药以蜈蚣、全蝎配伍黄芪、当归、羌活、独活,用治中风抽搐重症患者,蜈蚣、全蝎合用,息风止痉、通痹活络效果更著。上三味药物比较:蜈蚣、全蝎和僵蚕同为平肝息风药,均用以祛风和凉血解毒,不同的是三者性能有异,各具专功,且蜈蚣、全蝎有毒,故多需辨证施治。僵蚕因风而僵,故与风同类,既可入于表散风热药为其向导,使外感风热及痘疹透表而出,又善引祛风药至其病所治疗中风和小儿急惊风。
蜈蚣是“虫蚁搜剔法”的代表药物,其虽然具有毒性,但经过合理的配伍和运用,在治疗脑卒中病及顽固性头痛等病证中却可使血管扩张,舒缓过分紧张的头部血管,使血液畅而痛消。蜈蚣的常用配伍:蜈蚣咸、辛,温,有毒,归肝经,有熄风止痉、攻毒散结、通络止痛之功效。两药配伍实为平肝熄风药与清热凉血药之配伍,其中,赤芍不仅可以增强蜈蚣平肝熄风,止痛之作用,也能使瘀热除而脉畅,更能在一定意义上佐制蜈蚣的毒烈之性。
张鹤年运用蜈蚣经验。1 蜈蚣的常用配伍。在治疗久治不愈之顽固性头痛或偏正头痛方面,蜈蚣具有搜风、通络止痛的作用,张老多选用天麻、川芎、白芷、白僵蚕等与蜈蚣配伍。两药配伍实为平肝熄风药与清热凉血药之配伍,其中,赤芍不仅可以增强蜈蚣平肝熄风,止痛之作用,也能使瘀热除而脉畅,更能在一定意义上佐制蜈蚣的毒烈之性。在蜈蚣的使用上,张鹤年老先生认为:首先蜈蚣当选用炙蜈蚣,对于头足是否去除应视病情轻重缓急而定。
虫类中药辨治小儿咳喘临床体会。对于这一类咳嗽,我在临床上曾经反复运用所学中医理论,从诸多角度辨证用药实验探索,其中体会到运用虫类中药配伍相应对症方剂,往往能在临床上取得意想不到的显著疗效,现介绍如下:  1.常用虫类中药  1.1 蝉蜕  本品味甘性寒,归肺、肝经。3.小结  从中医传统药物功效分析,蝉蜕、僵蚕、地龙、全蝎、娱蚣等虫类中药具有祛风化痰、退热定惊、通络平喘、解毒散结的作用;
记载虫类药物的医学文献,最早的是汉初《神农本草经》,其中记载虫类药物28种,占动物类药物43%,占全部记载药的80%.《本草纲目》中收集虫类药达126种,占动物类药物的24%,使虫类药物得到很大的发展。(五)消除误区,对于虫类药物的使用,存有恐惧心理,不敢大胆应用,甚至误认为应用虫类药物是以毒攻毒,这个概念是不正确的,很多虫类药物死后或通过炮制它含有毒成份已破坏或被氧化,可消除顾虑,大胆应用。
清代吴鞠通说:“以食血之虫,飞者走络中气分,走者走络中血分,可谓无微不入,无坚不破。”清代叶天士对仲景治络病用虫药进行了高度评价:“考仲景于劳伤血痹诸法,其通络方法,每取虫蚁迅速飞走诸灵,俾飞者升,走者降,血无凝着,气升宣通,与攻积除坚,徒入脏腑者有间”,指出虫类药搜剔疏拔,有“追拔沉混气血之邪”。以九香虫为君药治疗胃脘痛九香虫,异名黑兜虫,瓜黑蝽,屁板虫,打屁虫等,为蝽科昆虫九香虫的干燥虫体。
解教授不仅喜用虫部药,而且擅用介部药,其中虫部药包括全蝎、蜈蚣、地龙、僵蚕、九香虫等,介部药包括龟甲、鳖甲、穿山甲、牡蛎等,常获良效。在治疗癌症时,解教授常喜用龟甲、鳖甲,如解氏肝癌1号和2号方即柴胡、当归、白芍、西洋参、炙黄芪等疏肝、益气的药物中加入龟甲、鳖甲、鸡内金、牡蛎等咸寒质重之品以软坚散结。解教授在治疗肝肾阴虚型眩晕、头痛时喜用龟甲、鳖甲滋补肝肾、育阴潜阳以壮水助阳。
虫类药的配伍与应用 [平装]虫类中药的配伍与应用 [平装]目录第一章 解表虫类中药蝉蜕。2009年前,我们相继编著了《常用中药配对与禁,忌》、《中药配伍十法》、《毒性中药的配伍与应用》等书,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的关注和好评,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赵志春编审力荐我们在传统中药配伍方面潜心研究,轻车熟路编写《虫类中药的配伍与应用》一书以飨读者。5.蝉蜕配僵蚕蝉蜕、僵蚕均为虫药,同归肝、肺经,都有解毒散结止痛之功。
当代名老中医应用虫类药临床经验 虫类药窜透性强,具深搜细剔之特性。朱仁康对于风热久羁之尊麻疹,即用乌蛇、蝉衣等虫类药搜剔风邪,益以荆芥、白芷、羌活驱风,黄连、黄答苦寒清热,侧它、连翘、甘草解毒,大黄清泄于下“`。奚风霖治尊麻疹因药、食、气、味过敏所致者加紫苏、僵蚕、蛇蜕、地龙、全蝎、乌梢蛇、苦参`”。朱良春治疗痹证,擅长运用虫类药,常选用全蝎、蜈蚣、乌梢蛇、蜂房、地鳖虫、僵蚕、蜕螂虫等灵活运用,获效至佳。
虫类药因其走窜通达,破血行血,化痰散结,疏逐。总体而言,凡虫类药多具有破血活血,化痰散结,汤等使用虫类药的方剂,提出对于正虚血结之症瘕积。化,既利用虫类药的峻利之性,又防其耗阴血,伤胃气,学的角度,揭示虫类药对微循环,血流变及凝血机能的。3虫类药的临床应用。同的组方特色而言,有单用虫类药组方的;有以虫类药。4虫类药使用临症要点。其次,在虫类药破血行血,化痰。5侯丕华、陈庆平.运用虫类药治疗顽疾验案2则[J].北京中医药大。
在肿瘤治疗方面,朱教授在辨证的基础上常加用莪术、水蛭、蜈蚣、壁虎、蟅虫、干蟾皮、蛇蜕、蜂房、全蝎、半枝莲、白花蛇舌草、茯苓等现代药理学证明具有抗瘤作用的中药,尤其是莪术,朱教授认为可用于多种肿瘤,不仅能直接破坏肿瘤细胞,而且还可增强细胞的免疫活性,从而促进机体对肿瘤的免疫作用。以下为朱教授在临床治疗肿瘤中常用之虫类药物: 1、攻坚破积类 脏腑经络气滞血瘀,形成癥积、肝脾肿大等宜配合此虫类药。
俞岳真运用虫类药的经验。按:俞师认为痫证的形成多与风痰有关,痰随气行,痰浊阻滞则蒙蔽心窍,流窜经络,痰浊不除,愈结愈深则痫证屡发。治宜平肝镇惊,滋阴养血,熄风通络。续服平肝熄风,滋阴养血,化痰通络之剂30余剂,症状消失,1年后复诊未复发。俞师认为痉症属筋脉之病,无论虚证、实证,皆宜搜风祛痰,平肝通络。按:痈乃气血受毒邪所围而壅塞不通之意,俞师认为肝痈当责之肝失疏泄,热毒瘀结,成痈酿脓。
症,特别是软组织慢性损伤,利用小针刀疗法是一种有效方法,疗。1小针刀疗法和药物疗法配伍使用。如果小针刀疗法和药物疗法伍用,既可使病人避免或减轻。2小针刀疗法和阻滞疗法配伍使用。现将阻滞疗法。伍用小针刀疗法,先用针刀松解分离粘连、瘢痕,再使用镇痛药。疗前应明确针刀治疗的目的,选择阻滞前用针刀,还是阻滞后用。3小针刀疗法和阻滞手法治疗配伍使用。悉针和刀的作用和适用范围,正确的运用针和刀,或针、刀并用,
国医大师朱良春安全应用虫类药之经验?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被誉为虫类药物学家,临证70余载,喜用虫类药,从未见患者服用虫类药后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按照朱老的经验,个别虫类药毒性较大,如斑蝥和蟾蜍,但其他大多数虫类药就无毒或毒性较小了。有医者视虫类药为猛药,善攻邪,恐其损人体之正气。朱老总结虫类药配伍后功效分类如下:朱老在用水蛭等散结破瘀药时,常配伍黄芪、白术、党参、当归等药以补益气血;
章次公痹证虫类药运用(转载)章次公先生常用虫类药如全蝎,蜈蚣,土元,蕲蛇,蜂房,僵蚕,蚕沙。现将其用药特点介绍如下:  一.结合证型,配合用药  章次公先生运用虫类药时,善借草木药石之品,结合证型,兼顾整体。二.结合药性,选择用药  章次公先生对虫类药研究有素,熟谙药物性能,选择用药,常自出新意,既能发挥各药之特长,又能根据辨证论治的原则,巧与其他药物配伍,以协同增效,颇有得心应手之妙。
3.藤类药的应用,如青风藤、海风藤、忍冬藤、鸡血藤、络石藤、石楠藤等藤蔓类药物,长于舒筋活络止痛,所以适合于痹证肢体关节疼痛、伸屈不利者。鸡血藤能养血活血,忍冬藤清热通络,络石藤舒筋通络,石楠藤温肾通络,应该在辨证基础上,酌情选用。4.虫类药的应用,如白花蛇、乌梢蛇、炮山甲、水蛭、土鳖虫、全蝎、蜈蚣、地龙、蜂房、僵蚕等虫类搜剔药物,功擅搜风活血通络, 适合于治疗邪伏较深之顽痹。
周仲瑛教授治疗疑难杂证用药经验撷英。(1)鸡血藤与天仙藤:水肿多由各种原因所致肺的输布、脾的运化、肾的开合气化作用失常、水湿代谢异常、水液泛溢肌肤所致,但从气血津液辨证而言,水液的代谢运行与气、血关系更为密切,故在水肿的诊治过程中,适当选用调气行血养血之品具有重要意义。另外,需注意配伍替他药物以防止动物类药的毒副作用,如虫类药使用时可适当配伍养阴药,咸寒之品适当配伍健脾和胃药。
比如“益肾蠲痹丸”就是融汇了益肾壮督、养血祛风、散寒除湿、化瘀通络、虫蚁搜剔诸法于一炉而组方遣药的。问题3 虫类药有毒而峻猛,使用特殊虫类药应注意什么?朱良春:有人认为虫类药峻猛,有毒而不敢用,其实,除蟾酥和斑蝥我用得很少外,其他虫类药均无毒或小毒,可以放心使用,只有极个别体质过敏的病人,因食用异体动物蛋白而过敏。关于虫类药的剂量,我的文章《虫类药的应用》中都有说明,基本上是使用安全剂量。
带你解锁鲜为人知的虫药毒物“平常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居然能吃?我需要个答案。”大型中医药文化匠心巨制《本草中国》第二季已于近日收官,片中以相当比重篇幅介绍了日常生活中鲜为人知的虫药毒物, 用实用又趣味的讲述方式,带大家走进中医药届的“动物世界”。本书是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材商品规格等级》的标准汇编,包括《中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标准编制通则》及黄芪、地龙、龙骨等225种中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标准。
《章次公医案》中虫类药应用举隅《章次公医案》中虫类药应用举隅。关键词:《章次公医案》 虫类中药 痹症 头风痛 肿胀 小儿惊风。《章次公医案》共收集医案723则,包括内科(如感冒、春温、暑温、头痛、中风、泄泻等29种病证)、妇科(如月经不调、痛经、胎前、产后等7种病证)、儿科(如惊厥、咳嗽、伤食、虫积等12种病证)、外科(如瘰疬、流注、湿疹等8种病证)等临床常见多发病及疑难病证,其中多数是1940年前后的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