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陀的这句话可不得了,让余华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他这句话,让余华后来越写胆子越大。第一次合作,余华发现他是那种很贪婪的导演,不断跟余华说,《活着》这个地方再来点什么,那个地方再来点什么。这样,余华就多写了4万字。福贵的故事,其实是余华把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父亲、父亲的爷爷的故事,统统弄在了一起,也是余华眼见、耳闻的中国人的故事。出版社还特意问余华要不要书,余华说要一点,结果免费给他寄来好几麻袋。
李陀的这句话可不得了,让余华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他这句话,让余华后来越写胆子越大。第一次合作,余华发现他是那种很贪婪的导演,不断跟余华说,《活着》这个地方再来点什么,那个地方再来点什么。这样,余华就多写了4万字。福贵的故事,其实是余华把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父亲、父亲的爷爷的故事,统统弄在了一起,也是余华眼见、耳闻的中国人的故事。出版社还特意问余华要不要书,余华说要一点,结果免费给他寄来好几麻袋。
福贵唱的两句歌词——“皇帝招我做女婿,路途迢迢我不去。”有一种得意的笑,因为路途遥远,不愿去做皇帝的女婿。凤霞跟二喜的孩子叫苦根,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由于福贵的失误,让他吃了太多的豆子,撑死了,就剩富贵福贵一身,买了一头老牛相依为命。福贵觉得老牛像他,也给它取名“福贵。”余华提到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福贵的一生除了苦难还是苦难。可是当福贵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他苦难的经历里立刻充满了幸福和欢乐。
张艺谋被禁24年的佳作,终于出了修复版。▲1988年2月,张艺谋在柏林喜捧金熊。这正透露了电影与小说主题上最大的不同:在张艺谋这里,历史以绝对的强势推搡着人往前走,而福贵如同自己操控的皮影,成了命运的傀儡。张艺谋属意他来演福贵,但当时的葛优被普遍认为只能演喜剧、闹剧。摄影师吕乐是张艺谋在电影学院的同学,《活着》之后又与张艺谋合作了两部作品,自己导演的作品《赵先生》《小说》都是 「地下电影」中的佳作。
豆瓣9.5,电视剧版《活着》,曾看哭了许多人,现在很少人知道。电视剧版整个基调充满了诙谐的元素,陈创走的是可爱的类型,尤其是他跳花鼓灯的时候,而他也正是凭借花鼓灯俘获了家珍的心,为家珍跳了一辈子的花鼓灯,那句你就是我的福,你就是我的贵更是感人肺腑。福贵虽然败家、不思进取,可是幸运的是家珍一直对他不离不弃,而他改过之后,对家珍同样爱护,两人的爱情就是通过花鼓灯这个载体来传达,代表着最美好的爱情。
咱们的葛大爷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了一个嗜赌如命的富家少爷-福贵,他貌美如花的老婆家珍,由咱们巩皇饰演。福贵虽然落魄了,但是家珍并没有嫌弃他,家珍带着自己仅有的钱和两个孩子,回到了福贵身边,一个男人得此贤妻,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皮影是电影中的一条暗线,贯穿了整个故事情节,从赌场的皮影班主把皮影给了福贵;电影最后,福贵又把外孙的小鸡放进了空置许久的皮影箱子里,皮影仿佛成为了福贵命运的缩影。
余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只是时间在活着。福贵被命运拖着走,他在生活中苦苦挣扎,挣扎着活下去。这样的悲剧情节才更让人感到一种无力改变命运的深深的绝望与悲痛,并从而产生一种对书中主人公福贵深深的同情。一部《活着》,我体会到时代的变迁与社会的更替,在那个年代,像福贵一样有着这样悲惨遭遇的底层人民不计其数,福贵只是其中一个。福贵的悲惨并非自讨苦吃,更多的是底层人物不得不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随波逐流。
为你解读余华笔下的《活着》至此,只留下外孙苦根和他相依为命,苦根随福贵回到乡下后,生活十分艰难,就连豆子都很难吃上,福贵心疼便给苦根煮豆吃,不料苦根却因吃豆子撑死。但同时这部小说最高明的一点便在于并没有让我们觉得那么痛心疾首,余华采用了主人公福贵自述的方式,以一种平缓的语调让我们感受到他苦难的经历里依旧充满了幸福和欢乐。我想在福贵的身上,我们能体会到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以及对世界乐观的态度。
在小说的主人公福贵身上就表现出成了极强的承受苦难的能力,无论是国家民族的风云变幻,还是基层农村的朝令改,所造成的都是福贵来忍受、来承担,从一开始福贵下去种地,用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到最后一人一牛地犁地,福贵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用劳动来默默地承担苦难,无论自身和生存目的受到多大打击,福贵永远不会游手好闲,几十年的艰苦劳作,使他变成了一个骨子里的底层农民,只有劳动,只有种地能让他感受到生存的脚踏实地。
家业败光拉开了福贵苦难人生的序幕。最早离场的是福贵的爹,他被福贵的败家气死。诚然,命运多舛的福贵,早已看透人生:当你无路可走时,最好的选择是什么?他还通过小说,传递了一个人生感悟:当苦难降临,一定要打起精神过活,别让苦难麻痹了我们的心和身。因为“我”在乡间收集民谣的时候,遇到过很多和福贵一样经历了同样苦难的老人。如福贵,面对多灾多难的人生,他选择了对生活,对自己的和解,从而变得豁达,宽容,平静。
生命的悲歌解读余华《活着》 时间:2011-03-09 17:26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百度空间 豆瓣网 复制13 生 命 的 悲 歌 ------解读余华《活着》内容摘要:1、文学的本质就是通过形象典型来反映生活,从中也表现作家的思想感情,作家余华成功塑造了经历曲折、命运悲惨的福贵这个形象;生命的意义是余华着力探索的一个本体性问题。
向死而生,无惧苦难,才是《活着》最大的意义。那个时候,福贵和他爹是远近闻名的阔老爷和阔少爷,福贵的女人家珍,是城里米行老板的女儿,用福贵的话说是有钱人嫁给有钱人,就是把钱堆起来。面对死亡,生命就是一束高光,我们随处可以感受到人、时间和生命的巨大力量,正是因为生活充满艰辛,所以我们不像福贵的朋友春生那样,遇到挫折就自杀,把伤痛尽留家人,我们应该学习怎样在苦难之中活下去。
其实不仅仅是余华把目光聚焦在小人物身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的许多作家都不约而同地关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描写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尴尬境遇,以及他们对于现实的不满和抗争,命运对他们的无情挤弄和戏弄,他们默默忍受,踽踽独行,每一步都走得艰难但坚定,虽身处悲剧,却仍未丧失希望。众多小说塑造的小人物形象多为贫穷、卑微、迷茫。这样的小人物在小说中不胜枚举,恰恰是这种贫穷给了人力量,让人开始挣脱和改变。
苦难;小说的叙述者“我”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时,遇到一位名叫“福贵”的老人,并听他讲述了自己饱经沧桑和苦难的一生。福贵带着外孙苦根回到乡下过着贫苦的生活,一次苦根生病时福贵给他煮豆吃,不料苦根却因吃豆子撑死……在那些死亡与苦难的间隙,福贵艰难地活着。周国平曾言,“以尊严的方式承受苦难。”他还说,“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有权利证明,创造幸福和承受苦难属于同一种能力。没有被苦难压倒,这不是耻辱,而是光荣。”
【电影·刻画】活着:人生的真相 1. 有人告诉我:小孩子刚从娘胎出来的那一刻是紧握着拳头的,因为知道,若要长大成人,在这社会取得一定的声名和地位,是要历经万千的打拼与挣扎的。娘说:“我当年怀凤霞的时候,你爹他天天都不着家。” 二喜一脸认真地问:“爹那时候挺忙的啊?”以为也闹革命呢。可怜那福贵的老娘想儿想得心力交瘁,至死也见不上儿子最后一眼,以为福贵又赌博去了,连家都不要。
论《活着》的生命意识 ——为活着而活着。借助这些接踵而来的遭遇和打击,在这样的一种虚构的环境下,揭示真实的生命个体生的应对方式,体现一种传统意识下的现实生命的求生哲学,一种最为本能的活着的生存方式。活着,生命才有意义,不管是以何种姿态存活,有时苦难就是生命中的一种必然。余华说:“活着,它的力量不是用来呐喊,而是忍受。忍受是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余华《活着》:一个人活着能承受多大的苦难?福贵大难不死回到家,迎接他的不是“后福”,而是新一轮的苦难。在我看来, 余华大概是想通过描写小人物的生活,描写他们面对死亡与意外事件的态度,来让更多的人直面人间林林总总的苦难,关注底层人民的生存状态,对他们的苦苦挣扎给予更多的同情与关怀,以及向从们剖析造的他们苦难的根源,从而引导人们超然地面对生死无常。最后,我们得出福贵苦难的原因:3.余华《活着》
余华在创作这本小说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让福贵去承载社会这个大命题,所以即使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之下,余华却没有用过多的笔触去描写这段历史,福贵只是在那个苦难时期一个从少爷变成农民的受难者。故事的最后只剩下福贵一个人和一头叫“福贵”的老牛,这似乎将福贵最终的活着类比畜生一般的生存。我们再来共读一段福贵最后的日子吧。余华的小说都应该看,余华最好的小说是《细雨中的呼喊》,只不过人们可能没有了解的那么多。
——余华《活着》觉得生活对这个家庭,对富贵太过残忍,可是谁又有权让生活不残忍呢?自此,福贵开始了一个贫农的角色,还好妻子又回到了他身边,并成为福贵日后苦难人生的最大扶持和精神支柱。在繁华落尽后的一片萧瑟中,展现出生命的意义,向我们倾述着,一个生命中脆弱与顽强、幸福与沧桑的真相,让我们懂得卑微的生命中,同样蕴藏着对美好的向往,让我们懂得人性的温情,能够一步步把无边的苦难变成继续生活的力量。
《活着》:承受苦难的幸福。没有经历过苦难生活的人,无法想象福贵后半生珍惜生命、轻视繁华、承受悲痛的满足与幸福、快乐与充实。人们常常不满意现状,认为自己生活够苦的了,却不知道真正的苦难是什么样,《活着》就给我们呈现了苦难的画卷,人生的艰辛。有时我想,人为什么一定要等到经历了大起大落、大福大贵、大伤大恸、大喜大悲才会明白,能活着就是快乐,承受苦难就是幸福的哲理呢?苦难是成长的老师,苦难是人生的财富。
老人的话朴素无华,但深深表达了福贵娘对福贵爹的怀念与眷恋。《活着》中的长根是在福贵家长大的长工。三个月后长根就回来看主人一家,拄着一根枯树枝,破衣烂衫,手挎着包裹,还拿着一直缺了口的碗,看到福贵“穿着粗布衣服满身是泥,呜呜地哭。”长根只是一个专陪福贵,专供福贵奴役的身份卑微的长工。家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与福贵一起生活的她未曾责怪过福贵的荒芜及无能,心甘情愿地为福贵生儿育女,同舟共济。
在福贵父亲因福贵赌博追着他打的时候,母亲也在维护着福贵,反而责怪福贵父亲年轻时的荒唐,没给福贵带个好榜样。但即使福贵突然失踪,临死前福贵的母亲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福贵妻子家珍:福贵是不会再去赌钱的。临死前,福贵母亲还是信任着福贵。正是福贵父亲,母亲,妻子家珍,女儿凤霞这些家人的支持,不管福贵做了什么错事,他的这些家人始终不离不弃,安慰,鼓励着福贵,这才让福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家珍嫁给福贵前,是米行老板的千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两个人的生活境界可以说千差万别,家珍嫁给福贵,可以说家珍是倒了八辈子霉、福贵修了八辈子福才换来的。正如福贵自己所说,家珍这么一个好女人,从嫁给福贵后就没过上一天好生活,总是在替福贵承受生命中一个有一个苦难。苦根5岁就跟着福贵下田里干活,睡觉都要抱着镰刀放在胸口,因为外公福贵给了他信念,他们要一起努力买一头牛,也就是后来跟福贵相依为命的那头老牛。
就像余华笔下的“福贵”,一个命运跌宕起伏,孑然一身却仍努力生活的老人。后来,随着女婿二喜和外孙苦根的死,福贵彻底成了孤家寡人,只有一头也叫“福贵”的老牛作伴。读过《活着》的人,在感叹命运无常时,都对福贵所经历的种种苦难,报以最大的同情。福贵唯一的儿子有庆,原是一个健康的孩子,却因为给县长的女人献血而死,福贵发疯一样跑到医院想找对方拼命,却在发现县长是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时,放弃了。
重读《活着》:理解命运无常,需要学会和解。从局外人的眼光来看,福贵的后半段人生不断被命运磋磨,除了苦难还是苦难,其他什么都没有了。福贵在输掉所有家产之后,爹被气死,妻子家珍被老丈人领回娘家。妻子家珍在生下儿子有庆以后,带着儿子,走10几里地回到福贵身边,生活似乎在好转。余华的小说《活着》是用第一人称写出,去读小说,更能感受到福贵的感受:那是在命运之轮下,在各种困苦中,衍生出的幸福。
余华用朴素冷峻而充满张力的文字,述说了一个叫福贵的男人,历经战争和动荡年代,从乡村富二代到耕地老农的跌宕人生。福贵正在彷徨着,家珍自己带着孩子,走了十几里路回来了,漂漂亮亮,欢欢喜喜。福贵被抓了当壮丁,失踪了,家珍拉扯着两个孩子,一心等他回来。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福贵和家珍却无比珍惜对方。福贵一直为拖累家珍内疚,日常对她温柔体贴;比如,福贵和家珍没有办法救活被抽血至死的儿子,他们的权利被剥夺;
悲痛于福贵苦难的一生,震撼于他对于苦难的忍受和对命运的和解。这是福贵面对苦难的方式,也是他所代表的农民阶层面对苦难的方式。家人是福贵肩上沉甸甸的责任,这份责任让他不得不去忍受苦难,而同时又给了他忍受苦难的动力,因为有家,所以面对苦难他并非孤立无援;家人给了福贵面对苦难的勇气,而苦难给了富贵一股子的韧劲和坚毅。所以,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苦难之中,心突然就空了,没了支撑着活下去的东西。
大跃进开始,妻子家珍得了软骨病,挣工分的重任都落到了福贵一个人的肩上。他叫它:“福贵,家珍,凤霞,有庆,二喜,苦根。甚至有人会说,到最后,福贵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读到最后,看着福贵和一头牛走向远方,我们的心灵竟奇迹般地得到了一丝慰藉,悲剧的气息被冲淡了。如果任何人遭遇了福贵所经历的一切,大概都要抱怨一句命运不公,天地不仁。福贵最后选择了活着,而不是去死,这何尝不是对自己命运的一种掌控呢?
主人公福贵,年少时是少爷,家境殷实,他爷爷的财产传给他爹后缩水了一半,但仍有良田百亩。福贵就是地主家的纨绔少爷,不学无术,娶了城里米行老板的女儿家珍,钱上加钱,更是挥霍无度,又嫖又赌,嚣张跋扈。苦根四岁时,二喜打工遭遇横祸被水泥板夹死,苦命的苦根,娘没了爹也没了,只能与外公福贵相依为命。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亲人都已送走了了无牵挂,亦无需担心身后事,老人福贵和老牛福贵一起悠哉悠哉、乐观豁达的继续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