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人间词话》系大师读词、评词之断章散语。▲王国维大师曰:“诗至唐中叶以后,殆为羔雁之具矣。故五代北宋之诗,佳者绝少,而词则为其极盛时代。即诗词兼擅如永叔、少游者,亦词胜于诗远甚。以其写之于诗者,不若写之于词者之真也。至南宋以后,词亦为羔雁之具,而词亦替(‘替’似应为‘退’字)矣。▲王国维大师曰:“‘西风吹渭水,落日满长安。’美成以之入词,白仁甫以之入曲,此借古人之境界为我之境界也。”
“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品读宋词最伤心人之词作。读《人间词话》时看到王国维在点评诗词时经常借鉴前人的诗论,如这段:“冯梦华《宋六十一家词选·序例》谓:“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余谓此唯淮海足以当之。以少游一个羁旅之身,所居住的是寂寞孤馆,所感受的是料峭春寒,所听到的是杜鹃啼血,所见到的是日暮斜阳,此情此境,只能以“可堪”道之。全词含蓄蕴藉,清俊超逸,形神兼备。
王国维《人间词话》鉴赏_man余文乐 王国维《人间词话》鉴赏 2013-02-04 09:19阅读: 王国维《人间词话》鉴赏【简华】王国维在词学理论上的成就更是辉煌,他创作的盖世经典——《人间词话》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是王国维继承中国古典美学、借鉴西方美学思想所作的文学评论,是具备了诗词理论体系的一部惜字如金的论著,一直以来都被词论界奉为词学的理论圭臬,视这部论著为词学、美学的根据。
子瞻中秋词、赤壁词、“缺月挂疏桐”诸阕,白石《点绛唇》、《念奴娇》、《暗香》诸阕,殆其中之凤毛也。中散诗清刚峻洁,白石词亦清刚峻洁,然白石实不及嵇叔夜远甚,此亦时世使然,非白石一己之过也。”白石词,才子之词也。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学白石之词,难学其格秀神寒。梦窗之词,吾得取其词中之一语以评之,曰:“映梦窗,零乱碧”。诗词之壮阔者,太白歌行、盛唐诸公边塞之什、东坡词、稼轩词、迦陵词,所在皆是也。
二一、欧词本冯词。欧九《浣溪沙》词“绿杨楼外出秋千”,晁补之谓:只一“出”字,便后人所不能道。欧九,欧一陽一修也,字永叔,晚号六一居士,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有《六一词》,“九”乃其行第,即大排行序,其《浣溪沙》:二二、永叔学冯词。晏同叔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颇近之。冯梦华《宋六十一家词绚序》谓:“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余谓此唯淮海足以当之。
这些人里,比较知名的除了温庭筠外,还有韦庄(劝前蜀王建称帝的前蜀宰相,王建之前是唐的节度使,我们后面会专门说韦庄的词),和凝(北汉宰相,时称“曲子相公”),皇甫松(自号檀栾子,《花间集》称之为“皇甫先辈”), 牛峤(黄巢起义后跑蜀国侍奉王建去了),张泌(唐末词人,记得钦定里还有他的例词,南唐李后主手下也有个同名的人,但不是一个人哈),尹鹗(前蜀词人,钦定里也有例词),等等。这首词。
他编辑过一本宋词选本《宋四家词选》,以周邦彦、辛弃疾、王沂孙、吴文英四家分领一代,提出“问涂碧山(王沂孙),历梦窗(吴文英)、稼秆(辛弃疾),以还清真(周邦彦)之浑化”的学词主张,观点之独到,令人赞叹。寇梦碧先生曾说过:“拟以稼轩之气,遣梦窗之辞,而才力实有未逮。”他的理想审美,就是运用辛弃疾词中的“气”,驱遣吴文英词中的“辞彩”,这样的词,必然是瑰丽神奇之作。何以说梦窗词与苏辛词不同流呢?
关于王国维诗词美学思想上的"境界"说和"意境"说或曰"境界"和"意境"的考辨, 应以朱光潜、叶嘉莹二人频得王氏之心曲, 惜乎未将"境界"和"意境"放在一起细味深究, 似只入其门津而未得堂奥。由于王国维发展了中国传统的"意境"理论, 最后又统摄于他的《人间词话》的"境界" 说, 所以, 在本质上, 王国维的"境界"说和他的"意境"说是一致的, 但无论王国维的"境界说"还是"意境说"都不同于中国传统诗论中的"意境"理论。
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韵)。此调前段第三、四句三字者,以此词为正体,宋元人皆照此填,若周词之多押两韵,石词之多押四韵,叶词之少押一韵,晁词之少押两韵,皆变格也。无奈被些名利缚(中仄中平平仄仄韵) 无奈被他情担阁(中仄中平平中仄韵) 可惜风流总闲却(中中平中中平仄韵) 当初漫留华表语(中平中中平中仄句) 而今误我秦楼约(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梦阑时(中中中句)酒醒后(中中中句) 思量著(平平仄韵)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Ⅱ《人间词话》集哲学与文学为一体,深得叔本华思想精髓,视文学为游戏,并热心为之,把诗词从个人情感上升至对宇宙、人生之思考,一代大师终为自己的思想所桎梏,投身大明湖,实为中华文学之殇。人间词话刊出的有66首词,未刊出的有51首。从《人间词话》中可以体会到,王国维对文学是以赤子之心游戏文字,驾轻就熟,信手拈来。文学是最高尚的嗜好,文学是成年人的游戏,文学是非功利的产物。
学词当由学长调入手,先精熟长调,再学小令。而只是到了柳永以后那些专业为词的作家那里,词体才真正成熟,他们作的长调慢词,就比小令更多也更精萃。有一些学词的人,古人作品读得很少,假使他们从小令开始学词,写出来的词作就多是平淡寡味的白话词,写一首与一千首,都不会有任何区别。朱庸斋先生授词,就是指导学生从模拟长调词入手,而当年跟从怹学词的学生,后来都在词的创作方面很有成就。按南宋史达祖《三姝媚》词云:
试论温、韦词的“隔”与“不隔”试论温、韦词的“隔”与“不隔”摘 要:温庭筠、韦庄同为花间派词人,其词风格整体上相似,但也存有诸多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景、情、辞三个层面的“隔”与“不隔”上。但“温庭筠词与韦庄词有绝大之不同。”(叶嘉莹《唐宋词名家论稿》)这主要体现于温词与韦词在景、情、辞三个层的“隔”与“不隔”上。在景、情、辞三个层面上,就整体而言,温庭筠词“隔”,韦庄词“不隔”。
读王国维《人间词话》道不尽的《人间词话》读毕《人间词话》,忽觉,古风的诗词,怎么可以这么美?《人间词话》是明初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的著作。他向我们详细的介绍了他对于古典词话的理解,以及对各种诗人词人的评价,更教会我们怎样去鉴赏和感悟一首诗。诗品即人品,这可以从他对词话的择优标准看出。“词以境界为最上。”诗词,向来不只是文字的堆砌,更是一种境界的描摹,一种心灵的共鸣。毕竟,道不尽的,是《人间词话》呐!
北宋令词的最高峰:晏、欧对冯延巳词的继承与《小山词》的集大成前言。北宋词对南唐词的继承,倒不如说是宋初词堂对冯延巳《阳春集》的继承。据此,晏、欧两家,虽然多“互乱緒叶”的作品,但如上例词中偶然流露的性情,却是北宋词风比及南唐冯延巳词风最为特出之处。当然,以词话为主要词学评论手段的古典词论体系显然是不会将词中具体好处揉碎拆开了去只会读者,故而,笔者便从技术角度上谈谈晏几道词是如何集北宋令词之大成的。
【觅词记】晏殊、晏几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下)来到了晏殊村。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整个村内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沿着大街转上一圈看不到其它的痕迹,只好从村内驶出,再回晏殊大道,无意中看到了旁边工地围挡上的广告画,上面写明此处要建“晏殊纪念馆”,并且从招贴画的介绍中知道在晏殊村还有“晏氏祠堂”,于是立即上车让司机掉头回驶,重新开回晏殊村,果然在另一个十字街上,找到了晏氏祠堂。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开篇就是一种静穆幽寂、梦醒成悟的境界。“梦后”“酒醒”都是互文,梦后酒醒看到的是楼台高锁、帘幕低垂,体现的是世事沧桑、岁月迁延、人生际遇悲欢无常的深沉。欧阳修《好女儿令》中有:“一身绣出,两同心字,浅浅金黄。”无论是心字香还是心形图、心字结或者兼而有之,重点是“心字”寓有小山对小苹的温存怀想,当初一见钟情,日后心心相印。
"山抹微云"秦学士---秦少游论_作者:60003738 - 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_Htt... 摘要:宋词是中国文化的瑰宝,在南北两宋众多的词学家里,秦观以其雅丽清远的词风在北宋的文坛占有一席之地。本文试图从秦观的词作入手,结合作者的身世与个性,系统而全面地阐述一下秦词的创作背景以及秦词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对其后婉约派诸家的影响。关键词:秦词;"其实也能移评于秦少游的词,他的词也可谓"词中有画,画中有词。
这二句词说起来就是很没有理性的话,因为他问的是“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我察考过郴江和郴山的关系,郴江发源于郴山,而它的下游果然是流到潇湘水中去的,这是地理上的现实。秦少游这一首词,我认为在词的发展历史上而言,头三句开头的象征,跟后二句的结尾,有类似《天问》的深悲沉恨的问语,写的这样的沉痛,这是他过人的成就,是词里的一个进展。而辛弃疾是专力为词的,他的词写得最多,而且写得最好。
论晏几道对晏殊词的因革论晏几道对晏殊词的因革。对于晏几道对晏殊词的因革问题,前贤已有相当精辟之论,如叶嘉莹先生《论晏几道词在词史中的地位》(收入《灵谿词说》)、《大晏词的欣赏》(收入《迦陵论词丛稿》);《全宋词》[1]晏殊存目词列冯延巳词三首、李煜词一首[2];通过上述对比,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晏殊《珠玉词》对晏几道《小山词》的创作具有重要影响,部分《小山词》尽是因大晏之词而来的。(二)记梦词。
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①,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评析】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是王国维境界分类中十分重要的一组,侧重于由观物方式的不同而带来的境界差异。否则谓之无境界。【评析】境界之大小,和造境与写境、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一样,也是王国维境界分类学的内涵之一。但王国维将无我之境与有我之境隐然区分出高下,此处境界大小之分则明确排除了优劣的轩轾,所以其境界分类既有平行分类,也有高下分类。
毒舌又自恋的王国维。一说到王国维,马上让人想到他的《人间词话》。王国维写此书时二十九岁,《人间词话》可算他的少作。王国维口如机关枪,“突突突”扫倒一大片,“梅溪、梦窗、玉田、草窗、西麓诸家词虽不同,然同失之肤浅乡愿而已。”不过跟前面几位比起来,从王国维口里得到“肤浅乡愿” 四字评价似可放鞭炮庆祝了。王国维不光喜欢评词,也写过不少词,将自己的词作结集为《人间词甲稿》、《人间词乙稿》两本书。
王国维:好的人生,不将就。王国维曾经说过: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王国维深受叔本华哲学思想的影响,叔本华强调人的天才智力,王国维的“无我之境”和“以物观物”直接承继了叔本华的哲学观点。《人间词话》中最大的弊端和遗漏是对李清照的只字未提,历数自古以来能像李清照的词一样,集音、境、意三美一体的词人并不多,特别是南渡之后李清照的词,跟李后主被俘后的词,都如同美玉历经沧桑而更显出光润一样。
自隋唐五代而下,两宋已见专门论词著作,明清以降,词话制作如林,但大多不出传统思维之囿,直到晚清王国维《人间词话》成书,乃标志词话这类批评文体已尝试弃旧图新、融入西方审美体系,也可见词话“从本事、评论的简单连缀到以某种理论来作全书逻辑基点的变化”(彭玉平语)。在撰于1904年的《论尼采与叔本华》中,王国维指出“尼采之学说全本于叔氏”,实则《人间词话》的核心观点亦多由叔本华思想中化出。
【早读】诗词与人生一赏析王国维的《人间词话》 王国维,清末秀才,国学大师。他所著的《人间词话》核心概念为''境界'',而''境界''的核心是''真'',即''真景物''、''真情感''。他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 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核心:日积月累、功成名就 人生的三重境界,从彷徨迷茫,到执着追求,再到豁然开朗,王国维竟然用人们耳熟能详的古词句诠释出人生至理。
王国维由刘熙载此论而转论欧阳修师法冯延巳的问题,不仅是对刘熙载论词方式的一种推扬,而且是对欧阳修与冯延巳在情感上的相似性的一种确证。有意味的是:在引述王国维此则时,不少学者将王国维所说的“人知”林、梅、欧三词为“咏春草绝调”,误解为是王国维本人的认知。秦观在王国维词体观念中具有重要的典范意义,王国维所下的“最为凄婉”四字,堪作秦观词的定评,这是在区别秦观与其他词人时所强调的。
这与王国维在界定词体特征时曾特别强调词“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的说法彼此呼应。他认为苏轼的词略具陶渊明诗的风味,而姜夔的词也偶得薛收赋的意趣。但王国维认为其艳情词自有品格,或者说其艳词并非作假,乃是特定场合的真情流露而已,因其“真”而自具格调,而周邦彦的艳情词则多属于逢场作戏的虚情假意而已。苏轼的《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此前已被王国维誉为“和均而似元唱”,此则更将此词列于咏物词之首。
文人|浅谈“意境”浅谈“意境”于是我哈哈一笑,直接搬出“意境家”们奉为圭臬的《人间词话》,指点第四十二条:“古今词人格调之高,无如白石。惜不于意境上用力,故觉无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终不能与于第一流之作者也。 ”且又有云:“白石暗香、疏影,格调虽高,然无一语道著。”当然,也还是会有一些死不悔改的意境家们继续强词夺理,“他认为意境上不用力,但我认为就是有意境,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②“梅溪”三句:出自清代词论家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一钩勒即薄者。梅溪词中,喜用‘偷’字,足以定其品格矣。”③“周旨荡”句:出自清代词论家刘熙载《艺概·词曲概》:“周美成律最精审,史邦卿句最警炼,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周旨荡而史意贪也。”④解颐:开颜而笑。周济认为,自宋末张炎以“七宝楼台”讽喻吴文英词之后,词论家多以靡丽晦涩为吴文英词之定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