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学伤寒,第六十天,第60条!《刘渡舟伤寒论讲稿》这一条论述误治伤阳以致表里阳气皆虚的脉证。病人在经过泻下与发汗后出现了表里阳气俱虚的脉证,因此仲景断为“内外俱虚”之证。表里阳气俱虚,实际上是少阴之阳已衰。那么就是虽然讲的是太阳病,如果要是这个人汗下失法,或者是发汗不当,这都属于误治,容易造成很多的疾病的所谓逆证呀,就是治坏的病啊,那么这个呢我们研究太阳病也不得不知。
伤寒兼证(6)如果用这个观点来解释38条,和39条太阳中风,是风伤卫,脉浮紧,是寒伤营,伤寒是寒伤营,脉浮紧是风伤卫,似乎是天衣无缝,恰如其分,而且方有执打乱了《伤寒论》原书太阳病上、中、下三篇原文的次序,他把所有的风伤卫、桂枝汤以及与桂枝汤加减方有关的这些方证,叫做太阳上篇;所以,太阳中风证不仅仅是风伤卫,风邪也不单纯的伤卫,也伤营!互词,中风是伤寒,伤寒是中风,这就是互词,你就把它看成是伤寒就行了。
脉促应为寸脉急迫 《伤寒论》349条曰“伤寒脉促,手足厥逆,可灸之。” 脉促应为寸脉急迫。如351条曰“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当归四逆汤证是厥阴血虚不能温达手足,故手足厥寒,脉细欲绝,然而其脉必不沉。34条“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此条脉促,即为寸脉急、关尺脉软,寸脉急为表未解,关尺脉软为里热。
刘渡舟教授讲伤寒 麻黄汤 (六十二)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麻黄汤主之。这一条论述太阳伤寒,迁延日久,服麻黄汤后可能发生鼻衄而解的情况,并指出欲衄的先兆及衄解的原因。太阳病,出现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是典型的太阳伤寒表实证。“脉浮紧,发热身无汗”,属于太阳伤寒表实证无疑。太阳伤寒表实,如果未经发汗,那么阳气必然闭郁得较重,邪气内迫于营分。
每日学伤寒第49条—桂枝二越婢一汤。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太阳病发热恶寒,示表证仍在。邪气既衰,故不可用麻黄汤峻汗;在《伤寒论》中大多数说“不可发汗”均指的是不可用麻黄汤发汗。如此则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小发其汗,兼清郁热。章虚谷:此条经文,宜作两截看,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句,是接热多寒少句来,今为煞句,是“汉文兜转法”也。故用桂枝二分生化阴阳,越婢一分发散阳气。与大青龙汤相比,此证的表里证候均不如大青龙汤重。
《伤寒论》麻黄细辛附子汤与麻黄附子甘草汤,以得之二三日为别。本案病已月余,应麻黄附子甘草汤以治,因并见头痛,故将细辛一并投之。《伤寒论》第301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医方集解》:以附子温少阴之经,以麻黄散太阳之寒而发汗,以细辛肾经表药联属其间,是汗剂之重者。《古方选注》:用麻黄发太阳之表汗,细辛散少阴之浮热,相须为用。
《伤寒论》以六经分症为纲领,把错综复杂的外感病分为六大类:首先是太阳病,因为《伤寒论》作者张仲景认为输布于体表的阳气是由太阳所疏布的,所以体表的阳气被寒邪所伤,而发生的浅表的证候叫做太阳病。表虚、表实是相对而言的,并不是说太阳中风表虚证,后世医家把它叫做表虚证,不是说它是一个虚证,在治疗上我们不是以补正为主,而是祛邪为主。
太阳伤寒病之麻黄八证。麻黄汤是主治伤寒表实证的一张方子。《伤寒论》中有多处条文都提及了麻黄汤证,最具有代表性的还是这条: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该条文共列了八个症状,为了便于记忆,也称为麻黄八证。综合来看,麻黄汤的八个见证是太阳经脉感受寒邪,且寒郁而热的证侯。
麻黄汤脉证。然惟骨痛、脉紧、无汗.为麻黄汤的证..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太阳麻黄汤证也.至八九日之久而不解.表证仍在者.仍宜以麻黄汤发之.所谓治伤寒不可拘于日数.但见表证脉浮者.虽数日犹宜汗之是也.乃服药已.病虽微除.而其人发烦目瞑者.卫中之邪得解.而营中之热未除也.剧者血为热搏.势必成衄.衄则营中之热亦除.而病乃解.所以然者.阳气太重.营卫俱实.故须汗血并出.而后邪气乃解耳..
仲景携弟子出诊而至,询因查色按脉后,语弟子及病者家人,病者劳作汗出,感冬季天地之寒,故见恶寒,身痛,呕逆,其脉寸关尺三部俱紧,乃寒束太阳,此为太阳伤寒证,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乃为伤寒。此案为太阳病中太阳伤寒证的脉证特点。2、太阳伤寒证先出现的证状是恶寒,体痛,呕逆。3、现代临床的太阳伤寒证也常常俱备恶寒、发热、体痛,而呕逆一症可表现为纳食减少或恶心。
这一条论述太阳病汗、下后不解仍可再汗。现在是表邪不解而复下之,脉仍见浮,说明病邪仍在太阳之表,没有内传。.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是自注句,指出病不解的原因是当汗未汗,而反用下法。由于现在这个病发生在汗下之后,虽然应当再汗,也不可用麻黄汤峻汗,而应当选用桂枝汤。这一条论述太阳伤寒,迁延日久,服麻黄汤后可能发生鼻衄而解的情况,并指出欲衄的先兆及衄解的原因。.麻黄汤主之.应接于.此当发其汗.之后。
太阳病麻黄汤证(过案回顾)太阳伤寒麻黄汤证2002年2月2日。于是立方: 麻黄12克 桂枝9克 杏仁9克 炙甘草3克 一剂药后未得汗,寒颤稍减。再方: 麻黄15克 桂枝12克 杏仁9克 炙甘草3克 二剂药后仍未出汗,症状如前,遂当机立断煎第二剂,服药后20分钟仍未有汗。细思其脉症相合何以麻黄汤不汗呢,这大半天已服了三剂麻黄汤了,大概是寒邪太重药力仍在搏斗,于是嘱给她一杯热开水以助药力。
一经六日,太阳病三日,正处太阳病之中,当发汗,发汗病未解,或者又施吐下温针诸法,病仍然未解。虽然仍为太阳病三日,但是不能拘于日数投以桂枝汤。《伤寒论》42、56言桂枝汤发汗,《名医别录》言麻黄解肌,《深师方》有麻黄解肌汤,葛根亦有解肌之说。桂枝汤虽然是发汗解肌的,用于太阳病,但是仍要根据脉证。如果脉浮紧,发热无汗,也就是邪气壅塞不通较甚、正气抵抗强烈的太阳伤寒,是不可以与桂枝汤的。
阳明病,脉浮,无汗而喘者,发汗则愈,宜麻黄汤。
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辨证要点:麻黄汤证为太阳伤寒表实证。汤证辨析:太阳伤寒与太阳中风是太阳表证的两个主要证型,均以发热、头痛、恶风寒、脉浮为基本证候,为风寒袭表,营卫失调所致。伤寒证的基本病机是卫阳被遏,营阴郁滞,以无汗、脉浮紧为特点,唯其无汗,故称表实证。
然至于逼血上衄,则热随血解矣。此言发汗当主以麻黄汤,非解之后,仍用麻黄汤也。
基本上是一两等于一钱,一钱等于3g,三两算9g,详细的折算那么精确没什么意义,要根据病情,像咱们讲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二越婢一汤,这些方证就告诉咱们要根据病情用药量的大小,不是根据书上折算,根据病情,需要用大量就用大量,需要用小量就用小量,同样是麻黄汤证,这麻黄汤有的需要量大,有的需要量小。它实际意思是下之后,脉促、胸满,正气伤了,没有完全入里,还在表,这个表用桂枝去芍药汤主之。
为何伤寒论没有提及六经是经络,而只是单纯六经病,也就因为,伤寒论中六经不是单纯某条经络,无法单称某条经络患病,本身一经就有手足2条经络,以及这2条经络所属的2个脏器,一共这4个器官,病邪侵入人体,可以大体确定是某经病,却无法确定在这4个器官之内具体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之中那一处会有病变,只有根据症状,舌脉,体质,腹诊等确定。六经系统如下太阳经,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小肠经络。
桂枝汤证自汗出,则阳气虚于表,麻黄汤证不汗出,则阳气实于表,若久不得汗,则阳气愈实,因谓为阳气重","此处以气血分阴阳,津液亦属阳,故阳气非指热证,而言津液。厥逆、咽中干、烦躁、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两足当热",甘草干姜汤可使"阳气还",结合第29条甘草干姜汤能"以复其阳",再看"附子温经,亡阳故也",可知亡阳是指亡津液,以复其阳、阳气还,是指津液恢复。
桂枝汤,麻黄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葛根汤等  2、吐法:瓜蒂散  3、下法:三承气汤泄下燥热,桃核承气汤泻热逐瘀,抵当汤破血逐瘀,茵陈蒿汤利湿退黄泻热,大陷胸汤泄热逐水,麻子仁丸润下,蜜煎方、土瓜根方导下等等  4、和法:和枢机,解郁结。故"汗出而喘"排除了麻黄汤和小青龙汤证的"无汗而喘"。"不可更行桂枝汤"提示不能用桂枝汤,暗示也不能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不是中风兼喘。诊断为猪苓汤证。
它以三才模型而大化,演生出三大类病:太阳本态病、太阳兼态病、它态病。而黄芩加半夏生姜汤证:太阳与少阳合病,自下痢者,与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主之(《伤寒论》第172条),太阳与少阳合病。统观《伤寒论》太阳篇,有许多它态病,或由太阳闭态病演生而来,或由其它原因产生的杂病,恰巧纳入了非太阳之为病的它态。而每一态气,感邪而发,亦多演生出与三才对应的"三个子态病",如与太阳对应的"太阳本态病、太阳兼态病、它态病"。
20、麻黄汤。对于高血压、心脏病、神经官能症、糖尿病、疮口破溃而肌肤松软、小便涩少、尺脉沉涩、久病体虚或有大量失血史者都要慎用麻黄汤及麻黄制剂。(232)10.阳明病,脉浮,无汗而喘者,发汗则愈,宜麻黄汤。章虚谷:因此方纯乎发表,故先煮麻黄,又用甘草以缓其性,使阳气周遍,以取微似有汗,若发散迅速,大汗淋漓,阳气不及周行而外奔,其邪反未能出也,故甘草只用一两,不同桂枝汤之甘草重用,取其守中,为调营卫之法;
桂枝汤的加味方,如桂枝加葛根汤、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桂枝新加汤、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加桂汤、桂枝加芍药汤、桂枝加大黄汤;桂枝麻黄各半汤是小汗之法。还有一种情况,病人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出现有如疟疾一样的恶寒发热,一天发作两次的证候,也就是所谓的.一日再发.,这说明营卫之间尚有小邪未解,但是比桂枝麻黄各半汤证的一日二三度发的情况又稍稍轻些,而且已经是大汗出之后,因此用桂枝二麻黄一汤,调和营卫,兼祛小邪。
经方的表阳证(太阳病)经方的表阳证(太阳病)一、怎样认识表阳证(太阳病) 《伤寒论》以六经分篇,首篇即讲太阳病,判定太阳病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即主要依据提纲,也即《伤寒论》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它们是:桂枝加桂汤方证,其方是桂枝汤只增加桂枝二两,其适应证为桂枝汤证而气上冲剧甚者;桂枝二麻黄一汤方证,其方为桂枝汤二、麻黄汤一合之,其适应证为桂枝汤证多而麻黄汤证少者;
医界耆宿大贤,详论麻黄附子细辛汤,善用活用,能起沉疴。四川已故名中医范中林,是火神派大家卢崇汉祖父的一个门生,卢崇汉祖父主要是在临床指导他怎么样用麻黄附子细辛法,所以他一辈子就是以麻黄细辛附子法为主,他如果开30张处方,有25张处方都是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细辛汤中由麻黄、细辛、炮附子三味药组成,麻黄发汗解表,附子温里助阳,细辛温化寒饮,既助麻黄解表,又配合附子逐里之寒饮。因授麻黄附子细辛汤。
仲景是意在言外,因为病在少阴而有外连太阳者,病在太阳而有内连少阴者,若少阴病外连太阳就会有表证,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均可发汗,若少阴病已经微了,就不可用这些方子发汗了,若再发汗则亡阳了。若寒邪占上风时,恶寒、手足厥冷、脉紧,又出现脉微,手足反温,下利,这是病要好了。少阴病,下利,若利自止,恶寒而蜷卧,手足温者,可治。这是一个倒装句,应为.少阴病,下利,恶寒而蜷卧,若利自止,手足温者可治.。
13、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14、太阳病,项背强几几者,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如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28、服桂枝汤,或下之,仍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汤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42、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桂枝加厚朴杏仁汤主之。欲解外者,宜桂枝汤。
太阳病无论是中风证还是伤寒证,肌表受风寒之邪中伤。少阴病主表,一方面是阳气不足而与太阴互含自然会有水饮的存在,另一方面就如上面所说的太阳病受风寒之邪所干扰,机体阳气虽然不足,但也会奋起抗邪,同时营血也会受阻而出现疼痛,要是再加上体内水饮外溢还会周身困重疼痛,出现水肿等表现。我们知道中下焦虚寒而水饮盛,这个水饮不得气化,水性润下,满肚子都是水饮,加上机体要自我排邪把水饮排出体外,还会拉肚子的。